家长式的经济管理以及人工智能

2017年初开始接触到水库的欧神,了解了奥地利经济学派,后来还加入了布尔费墨的慕道社,以至于现在的CSW,应该都是信奉自由竞争的。现在我越来越对经济学开始感兴趣。

自由竞争才是最好的东西。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,这个是现实的情况。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。世间万物都应该是竞争才能够生存下去。

负责社会经济管理的政府,往往以为管理就是管理,是家长式的管理。因此出现了政府什么都想管,但是一管就乱的情况。

很多城市为了评审卫生城市的称号,会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来。比如在所有的停车位上画上箭头,然后找一堆协警开始贴条罚款。

也有很多情况下,有些部门做事情是为了充分的利用权利,而不是更好的服务老百姓。比如在中国坐飞机空姐总是会一遍一遍的提醒要把手机关机,会非常严格的检查乘客是否关机。有人说手机信号影响飞机无线电信号是伪科学,这方面我没有发言权。但是我知道在很多国家的航班上,手机是可以开机的。由此看,手机应该不是什么洪水猛兽。顺便想起来一件趣事,以前一位老领导说早的时候飞机上不光可以吸烟,还有特供的茅台呢。

中国的高铁现在闻名于世,就我的经验来说,比日本的新干线要好很多。但是有一点让人很不舒服的是,高铁上会一遍一遍的广播禁止吸烟,如果由于吸烟引发紧急停车要承担法律责任。前段时间坐了次绿皮车,车厢连接处设有烟灰缸,在这里抽烟似乎是一件非常正当的事情。在这一点上,我觉得新干线更加人性化,设有吸烟处,虽然很狭窄,但是我想对于吸烟的人来讲无疑是一个福音。

说起吸烟来,我很有感触。因为我刚刚戒烟一段时间,对于烟民无法吸烟的那种迫切和暴躁深有感触。政府既然把烟草作为一种创收纳税的手段,又处处在为难烟民,这也倒是一件极为奇葩的事情。哪里有商家这么对待自己的客户的?

好多朋友问我为什么戒烟,我说是因为无助感,感觉自己成为了香烟的奴隶,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。一次陪家人吃饭,我匆匆吃完,然后说我要去下洗手间,女儿不屑的说,你是想去抽烟了吧。我自己已经对这样的谎言习以为常。在那一刻,我决定要戒烟。

政府应该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商业组织,这样才能够实现竞争,最终实现效率最大化。中国的县域经济以GDP为指标,形成了一种县域之间的竞争态势,这是极好的一种竞争态势。但是现在貌似要被打破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